普宁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在郴就讀名貧困大學生寒假打工紀實

发布时间:2019-11-09 09:12:12 编辑:笔名

在郴就读6名贫困大学生寒假打工纪实

“只要拼,就会有机会”         ———访湘南学院中文系曾政同学

1月16日,初识曾政,一见他那戴着一副眼镜,是一个白面书生的模样,一时真难以把他与在郴州街头节假日打工已两年多的贫困生联系起来   其实,看起来早熟的曾政是家庭生活的艰难让他过早地接触了社会他刚满17岁,还在读高二时,比他小一岁的妹妹读高一,他正在壮年的母亲就因病去逝家乡——娄底市新化县围山乡彭家村实在太穷,父亲虽是一介乡干部,但每月三五百元工资实在无法养活一家三口,靠借款才维持了兄妹俩勉强读完高中,随后靠亲友的资助,加上借款,兄妹俩先后上了大学他现在是湘南学院大三学生,正在进行专升本,妹妹是湖南科技学院的大学生   “借钱,总不是个办法”,曾政一进入大学,就寻思开了在湘南学院(原郴州师专)上了一年学,郴州也算熟悉了,大一暑假,他决定不回家,要在郴州找点事做他终于第一次揽到了一份分发单页广告的业务2003年暑假天气真热呀,曾政从早上6时,忙到晚上6时,才把广告分发完他是诚实人,分发广告总是一页页地发到路人手中,他想,人要守信用,但他为这诚信第一次付出的代价是严重中暑,一连打了三天吊针累一天挣了25元,连输液费都不够   但他的诚信也赢得了商家的信任渐渐地有了些业务,从大二开始,他终于实现了生活费自理,前年他要专升本,交8000元委培费,全是借的到今年1月,他已还了大半但他并不轻松,因为每学期还有2000元的学费要自己筹集不做事,每月300元的生活费,对于他这样长身体的男生,饭都吃不饱曾政的诚信和管理能力为很多老板所认可他带这么多学生做事,从不拖欠任何学生的辛苦费但是对于虚假广告,给再多的钱他都不干去年暑假,一个老板要他去发性病广告,还说:“你们可以赚两千元”,但曾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放假这几天,他特别忙他组织了30个贫困学生给超市发单页广告,每天6时30分起床,为保证分发到位,一天要跑遍分发的30个点(因为如果有学生把广告单页一把放进垃圾箱,则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不仅早餐不吃,连中餐也吃不了,一方面是因为忙,另一方面也想忙起来忘了吃饭,又可省5元盒饭钱为保证分发质量,他忙得喝口水都觉得是一种奢侈,困难可想而知虽说一个月赚几百元,但却是真正的血汗钱   节假日忙于勤工俭学,但曾政的学习也没有落下,大二、大三还各拿到了一次奖学金他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预备党员学院和中文系对他都非常关照,给他申请了助学金,加上自己的努力,曾政说:“读完本科问题不大”关于放假打工,曾政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寒暑假最好不回家,逼自己一下,可以到社会上学到很多课堂上没有的东西对于今后的发展,他想回娄底去与人合伙搞广告公司,他说,他自己没有钱,但有在郴州打拼几年的经验,有文化和诚信,他坚信“只要拼,就会有机会”(周喜林)

“打工第一天很兴奋”          ———访郴州职业技术学院黄婷同学

1月12日下午,在郴州职业技术学院东院见到05级市场营销一班的黄婷同学时,她正在19栋寝室的值班室伏案看书,见到到来,她急忙站起,似乎有些紧张说明来意后,我们坐下聊了起来   之前,听校领导介绍,黄婷同学是全校今年寒假留校的7名特困生之一,所以我们的话题就从她的家庭谈起   黄婷告诉,她家在福建省宁德市古田县鹤塘镇,父母均年近五十,一直在家种田,但身体不大好,父亲前些年被摩托车撞后留下了胸口痛的后遗症,且不能干重活,而母亲长年都有头痛病在她的记忆中,为了省钱,父母从来舍不得花钱买药为了挣钱,父母去年3月份就到海南打工去了,今年春节也不回家因为家境困难,哥哥去年在浙江工业大学就读的8000元学费还是靠助学贷款,而自己去年入学时的近4000元学费也只是交了一半,剩下的办了缓交手续,好在已申请到了2006年市政府发放的助学金从黄婷的口中得知,虽然她每个月的生活费仅为300元,但都是从其叔叔那借来的   19年来,黄婷还是第一次单身一人在外,作为女孩子,她特别想家,但考虑到父母不在家,转到海南去吧,从家乡到海南仅路费就要700多元,回家对于她来说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采访中,黄婷还告诉,去年10月她曾到市区去找事做,想兼职打打工,找到一家汽车美容公司做宣传拉客户,结果被骗了,白忙乎了一场“本来担心寒假留下来会找不到事做,结果学校替我们这些不回家的贫困学子考虑了,为每个人都安排了岗位原来安排留守综合大楼,班主任周雨林考虑到一个女孩子守寝室更安全些,所以学校又重新安排把我调了过来每天吃饭就跟留守20栋的唐顺香阿姨一起吃”   谈到这第一份工作,黄婷感到十分兴奋她说,昨晚本来很晚才睡的,但想到今天第一天上班,于是早早便起来了,先在一、二楼“巡视”了一趟,并把卫生搞好了,然后闲下来就看看书,感觉挺轻松的,何况想到每天还有15元工资,春节还另有补助,更觉得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在采访过程中,学校的几个领导和老师也来看望黄婷了,问她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嘘寒问暖间无不体现了学校对贫困学子的关爱黄婷告诉,从大年初一到初五,那天到那个老师家里吃饭,学校都已安排妥当,感动之余她又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她笑着说:“学校领导和老师对我们这么好,我想我明年春节还是不回家”(朱俊林)

“这个寒假打工不感到冷” ———访湘南学院社科系肖新花同学

1月16日上午,当赶到国际大酒店时,湘南学院社科系04级旅游管理专科一班的肖新花同学已经在酒店餐饮部的可意园工作了1个多小时了穿着一身红色工作服的肖新花看上去很精神,她很职业地站在餐桌旁,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随时准备为前来就餐的客人提供服务这天,也是肖新花寒假打工的第二天,倘若不看她衣服上挂着的实习生的牌子,还真看不出她还只是个在校学生当问及上班的感受时,她说:“还行,做一些铺桌布、摆碗筷、倒茶水的事情,也不是很辛苦只是感觉脚很酸痛,因为总是站着嘛”   肖新花是桂阳县浩塘镇深塘村人,父母都已将近60岁,父亲有胃病,母亲因为一次大病,脚落下了残疾她在家里排行老五,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现已成家,一个小弟还在读高三父母为了供她们姐弟读书,虽然年事已高,身体不很好,但还种了烤烟以增加一点收入2004年,她上大学的第一个学年,家里拿出了所有的积蓄也不够交学费,后来,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各自拿出了1000元才得以交够学费为了不再从家里拿钱,一进校,她就向学校申请了特困补助,并在学校勤工俭学她先后到学校的形体房、系办公室搞过卫生,负责过学校大教室的开门和关门,还负责到学校教务处拿文件面对,她微笑着说:“每个学期勤工俭学的收入和特困补助金,生活费用基本够了”   当问及她第二个学年的学杂费是否交了时,她说:“还没有,但我申请了4000元的助学贷款,加上特困补助金和打工挣的钱应该差不多了”   坐在国际大酒店空荡的宴会厅里,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着套裙下面只穿了一双肤色袜子的肖新花,不禁问道:“冷吗”“工作时不觉得冷,不过你一提起,还真感觉有些冷了”肖新花笑着说从心底为肖新花祈福,虽然这个月她只有450元的工资,但愿她在寒假打工的日子里,天天开心也但愿她在社会的关爱和自己的努力下,不再感到寒冷(侯慧玲)

“我会想办法克服困难” ——访湘南学院社科系田高同学

在国际大酒店4楼客房部的一个大厅里,田高正在练习铺床,他把床单尽量扯平,不让它在床上留下皱痕,而后把垂下来的床单布整齐地塞到床垫下面瘦瘦高高的一个小伙子,做起这样的事情却很有耐心在1月15日至16日的客房部培训中,田高对培训的每一个环节都认真对待,以便正式到客房部工作时能做到不出什么差错   田高今年20岁,哥哥是湖南大学大三学生,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他特意报考了专科2004年他成为湘南学院社科系旅游与酒店管理专科班的学生接到通知时,他没有为学费着急,他说:“面对困境,我不想抱怨什么,我所要做的,就是积极地去面对,解决面前所摆着的难题”5000多元的学费在亲戚朋友的帮助和父母微薄的积蓄中有了着落可当问及生活费从何而来时,田高从嘴里坚决地吐出几个字,“利用假期打工”   现已读大二的田高,还没有从家里拿过生活费这个来自怀化的小伙子在读高一时,就开始在外面打工,在怀化读高中时,他就先后到当地的麦当劳、超市等打工,3年时间里,他积蓄了2000多元,他大一的生活费就是从积蓄和在外打工挣钱解决的   田高说,父母都是已奔50岁的人,父亲做点电器推销生意,母亲没有正式的职业由于经营状况不是很好,现在家里还只有一间3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从读初一开始,田高就每天早上自已做饭吃,而后去学校,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回来把饭做好,等做电器推销的父母回家家庭的困难并没有让这个20岁的小伙子产生自卑心理,从他坦城的笑容和朴实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在乐观地面对而且学习成绩也不错,大一上学期,他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   因为家庭困难,田高已习惯了自已去解决因为经济原因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他利用假期打工挣伙食费和生活费,他先后到仰天湖风景区做过导游,到桂林旺角美食城做过服务员,也做过满大街小巷跑的牛奶推销员,还自已卖过日常生活用品在打工期间,有时会受委屈,但他会及时调整自已的心态,他说:“在仰天湖风景区做导游期间,就因为给深圳来的一个贵宾团带错路而受到责怪,但不管怎样,自已要及时调整心态,受到责怪是因为自已没有把事情做好,其实,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因为有人为你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让你有挣取生活费的平台”也许,单单“懂事”这样的词已经无法形容这个20岁的大孩子怎样的心路历程   站在国际大酒店门口,穿着单薄的田高对说:“洪战辉是怀化学院的学生,我是怀化人,关于他,我知道很多,我很佩服他,我想我会像他一样努力,想尽办法克服困难,解决所面临的难题”与告别后,他飞快地往右边的侧门进酒店去了突然想起他说过,普通员工是不能往酒店正门出进的,有专门的员工进出通道(侯慧玲)

“我觉得很充实很开心” ——访湘南学院中文系夏程鹏同学

冬日的郴城,在料峭的寒风里略显萧瑟,他却如一片寒风拂起的落叶,飘零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为了赶在年前赚点钱,为家里年老、体衰、多病的父母买点补品,他放弃了很多大学生所谓的“尊严”,拿起清洁工具做起了保洁钟点工   现在就读于湘南学院中文系大二的夏程鹏同学来自桂阳县莲塘镇,母亲耳背,父亲在矿山工作了数十年而导致铅锌中毒,且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等疾病,几乎丧失劳动能力,全家仅靠哥哥几百元的微薄薪水维持生计为给家里减轻负担,中学时代,夏程鹏就开始自己赚钱,拮据而艰难地完成了中学学业,并于2004年以优异成绩考上湘南学院同年,弟弟不堪贫穷的重负放弃高考,只身南下广州打工   见到夏程鹏时,他正在火车站站台上,拎着一个装有清洁球、抹布及简单行李的白色塑料袋,一边等待着家政公司李老板接到业务后的,一边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打听着谁家需要清洁钟点工在随后联系好的武装部家属区,笔者见夏程鹏和其他农民工一起拿起抹布拭擦着沾满灰尘的家具;拿着拖把一遍又一遍地擦着地板有时因为一个难去的污渍,他不得不“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刀片刮净;这还不算什么,最难受的是为了把业主卫生间内久积的污渍去除干净,他必须用药水和刷子俯身清刷,浓郁的氨气扑鼻而来,令人眩晕,但他一刷就是一两个小时当笔者问及:“你做这样的工作,是不是觉得放弃了大学生的自尊,感不感到艰辛”夏程鹏的一席话却令人深思:“我认为工作没有贵贱,对我来说,虽然这份工作让我感到很疲惫、很艰辛,但是我觉得很充实、很开心,因为我的劳动又为家里减轻了一笔负担”说到这里,这位倔强的男子汉眼中噙满了泪水“想想家中体弱、多病的父母,想想年近三十却至今未娶亲的大哥,我经常一个人默默流泪”,夏程鹏久积的泪水终于溃堤为了多节省点钱,夏程鹏每天工作完后与其他同事随遇而安每天只吃两顿饭拖地、擦桌椅、冲刷厕所……带着几件简单的行李,在这年关已近,家家准备欢喜团圆的时节,他还流浪在郴城的社区小巷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保洁工作虽然艰辛,但是为了家庭,为了学业,夏程鹏觉得无怨无悔(刘蔼然)

“我感觉好像长大了” ——访郴州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强同学

一米六三的个头,憨厚朴实而又略显腼腆的外表,让很难把眼前这个小伙子与“保安”联系起来这是1月12日晚在郴州职业技术学院北院见到赵文强同学时的第一印象   晚上10时到凌晨6时是赵文强寒假期间的工作时间,主要职责是负责学院实训大楼的安全保卫,或换岗到校区巡逻因为头一天上班,为了先熟悉熟悉工作流程,赵文强晚上7时许就来到了工作岗位,待保卫科长交待一番后,拿上一根铁棍、一个手电筒,便开始了工作……用他的话说,“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长大了”   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采访中,问及不回家的原因时,赵文强几次偷偷地侧过脸去是啊,谁又不想回家过年呢赵文强告诉,在外一年多了,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想家放假之前,他曾与家里通了次,母亲很想他回去,毕竟,他是父母唯一的宝贝儿子可是一想到来回路费就要500多元,他犹豫了最终还是决定留了下来,寒假也好打打工挣点钱一切皆因家境贫寒啊   据介绍,赵文强的家在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尚集乡石庙村,由于地处穷乡僻壤,家乡一带的经济状况十分落后,在当地来说可以算是最差的,父母也和其他村民一样靠种植小麦、玉米过日子,有时给人家打打零工为了贴补家用,懂事的他还在读高中时就利用寒暑假外出找活干,或到附近的毛巾厂做小工,拉拉车,或到建筑工地上用小推车替人拖拖砖去年,妹妹考上了山东烟台大学,可每年近5000元的学杂费又让家里犯了愁,自己第二学年的近4000元学费还没着落呢,本来打算放弃学业,把机会让给妹妹,可遭到了父母的极力反对,自己也觉得读了一年就这么放弃太可惜了,心有不甘,为此,父母又向别人借了很多钱   为了赚点生活费,赵文强原计划寒假到市区去找一份临时工作一来可以锻炼锻炼自己,二来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去年元旦节期间,他便在拓普家电广场给海信彩电郴州代理搞过促销,发发宣传单,抬抬电视机,举举宣传牌没想到,今年刚一放假,学校便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还特意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家属房供他们寒假居住,并预支了生活费,生活起居用品也一应俱全,感觉心里踏实多了,也更安心了他表示,虽然自己身材矮小,但一定会与其他同学一道,尽职尽责,努力工作,当一名合格的“保安”(朱俊林)

生物谷
快速心律失常严重吗
拉肚如何快速止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