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企业破产工伤待遇不能没

发布时间:2019-11-09 18:06:18 编辑:笔名

企业破产 工伤待遇不能没

陕西省铜川焦坪煤矿协议工文杜伟,拖着五级伤残的身体,为争取应当享受到的那份工伤待遇,上北京下铜川,来来回回打了4年官司,法律终于给了他公道。可是4年的努力随着企业破产,又将付诸东流。他想不通,企业破产,难道职工应享受的工伤待遇也要跟着“破产”?   1999年8月21日,文杜伟在井下工作时腰部受伤,在家休息了几天没有好转,于是住进医院治疗,焦坪矿职工医院诊断为椎体压 缩性骨折,后又经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检查为腰4、5椎间盘突出(中央型),腰椎体压缩性骨折。出院后,文杜伟与矿方因工伤待遇问题发生争议,诉至铜川市劳动争议委员会。2000年7月7日,文杜伟经铜川市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因工五级伤残。仲裁委据此作出裁决,焦坪矿与文杜伟按政策规定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次性支付医疗费、就医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补助金和工伤津贴共14777.27元,自2000年9月起按月支付文杜伟伤残抚恤金。   焦坪矿对此裁决不服,起诉至铜川市印台区法院。2001年10月30日,印台区法院裁定驳回原告起诉。宣判后,焦坪矿继续上诉到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中级法院指令印台区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   案件又转回到区法院,焦坪矿对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的五级伤残提出异议,要求对文杜伟重新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印台区法院委托省高级人民法院鉴定,省高院司法技术室作出九级伤残的结论。   一个是五级,一个是九级,面对两个相去甚远的鉴定结论,文杜伟很不服,他拖着病残的身体千里迢迢赶赴北京,请求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复查。但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是,这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范围,应当由劳动部门进行鉴定。   印台区法院审理认为,职工工伤伤残等级应由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被告的伤残已由市仲裁委委托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市仲裁委依据该鉴定作出仲裁裁决,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诉请对被告重新进行伤残等级鉴定于法无据。2002年9月20日,印台区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的诉讼请求。   焦坪煤矿再次向铜川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市中院于今年5月12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起并不复杂的普通工伤争议纠纷,一波三折历经4年时间,几乎拖垮了文杜伟,他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和痛苦,个中滋味只有他知道。接到终审判决书,他不由得喜极而泣。可是没过多久,他却想哭都哭不出来,因为焦坪煤矿已进入破产程序。文杜伟找到破产清算小组,请求将法院判决他应享受的工伤待遇列入破产清偿序列,但清算小组却不予登记而让他找法院。法院说他的问题是属于工资福利待遇,不是债权,也不能登记。   这个结果如同五雷轰顶,4年磨难争取的合法权益,就像一阵风一样被吹散了。文杜伟实在想不明白,《企业破产法(试行)》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将破产企业拖欠职工的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列为第一清偿顺序,他希望矿上能按国家的相关法规办事,还他应该享受的工伤待遇。

民生评论
都市
宠界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