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廣東再現癌癥村3000多人村子250名死

发布时间:2019-11-09 00:44:09 编辑:笔名

广东再现癌症村 3000多人村子250名死于各种癌症

1月15日,仁化县五一村一家冶炼厂正在生产一位村民戴着口罩从村道经过

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农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与此同时,农业面临的风险也逐渐增大2013年12月30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在发布会上透露,中国约有5000万亩土地因污染严重无法耕种王世元表示,目前,国家已下决心解决这一问题,每年将拿出数百亿元,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地下水严重超采综合治理的试点刚刚发布的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促进生态友好型农业发展,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试点,努力走出一条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中国特色新型农业现代化道路修复耕地,不仅对保障粮食安全至关重要,对生态文明建设和农业可持续发展也十分重要

1月15日,广东省翁源县新江镇上坝村的甘蔗已经全部砍完,田间人迹寥寥在村头的一间老房子里,一群老人正在打牌消遣时光

据媒体披露,自1987年至2005年的18年间,3000多人的上坝村,有250名死于各种癌症,其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权威部门的调查认为,上坝村癌症高发与该村水源和土壤污染有一定关系

2012年二三月,仁化县董塘镇五一村、红星村等相邻的4个村,160名儿童陆续被查出血铅超标随后,涉事的多家企业被整顿,凡口山铅锌矿周边地区被界定为重金属污染区,纳入"粤北重金属典型区域生态修复试点工程". 2013年,佛冈县水头镇矿区周边3000亩遭污染耕地,被农业部指定为广东省唯一一个农地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试点此前,中山大学2010年的取样调查显示,水头镇矿区附近21个水稻品种镉和铅超标率分别达100%和71%.广东省国土资源厅2013年公布的数据显示,珠江三角洲22.8%的土壤为三级或劣三级治理土地污染已刻不容缓

"血铅还没降下来"

尽管已时隔两年,仁化县董塘镇五一村村民卜先华对2012年那场突如其来的"血铅"事件,仍心有余悸

"当时很多人都带小孩去检查"1月16日,卜先华告诉南方农村报,他的儿子和侄子,就是在那时被检出血铅超标的后来,政府每月都送来鸡蛋、牛奶等营养品和药物,"一年多过去了,血铅还没有降下来三个月前,我带小孩去复查,血铅还是110多微克/升"与董塘镇五一村相比,上坝村的情况更严重有媒体统计,过去的20年间,上坝村村民癌症发病率6%-7%,为全国的90倍左右

上坝村多数村民认为,处于该村水源上游的大宝山矿区,是导致村民癌症高发的重要原因:矿区的矿水不断排入流经该村的横石河中,被污染的河水一度被村民用来灌溉农田,进而污染了当地种植的粮食和果蔬何寿明介绍,矿区从1969年至今,已经连续开采40多年

何寿明告诉,1970年代末,村民发现横石河里常常漂浮死鱼,怀疑河水被污染;此后,村民就挖井取水用于日常饮用;2006年,村里统一安装了自来水,村民弃用井水

生产的粮油不敢吃

污染不仅改变了村民的生活,也给当地的农业生产带来了影响

"十几年前,河里还能抓到鱼,现在连蚂蝗都没有了"1月17日,在佛冈县水头镇铜溪村竹园村小组的一条小河旁,看着河里红褐色的河水,村民温国立(化名)说道

据温国立介绍,自位于上游的水头镇矿区采矿后,很多村民就没有种水稻和花生了,"要是用河里的水浇地,禾苗和蔬菜都会枯死"铜溪村支书邹经全介绍,村里有1700多亩耕地,十几年前大多种水稻,但因为缺水,现在只有十几亩种稻,其余的改种用水量较少的沙糖桔村里还修了一条引水渠,从附近的山上引水,"供村民饮用和灌溉" 1月17日,南方农村报来到位于铜溪村的水头镇矿区,发现几处采矿点正在开工,一个深20米、面积数十亩的废矿坑尤为显眼矿区距下游成片的沙糖桔种植区和村民聚居区不足300米

"不能种水稻和花生,生产的油、米不敢吃,只能买"温国立告诉,他家6口人,3人在外面务工,3人常年在家,每月买米支出上百元

同样感到发愁的还有仁化县董塘镇五一村、高宅村等几个村的村民去年董塘镇3000多亩晚稻严重歉收,村民认为,附近的冶炼厂应为此负责卜先华告诉,2013年10月,一些村民就发现水稻叶子上陆续出现了褐色的斑点,有的甚至整棵枯死

"不光是水稻,蔬菜也出现长不大、枯死等现象"五一村民邓梅兰(化名)介绍,她家耕地少,只种植少量蔬菜她认为蔬菜的异常状况"跟土、水、空气被污染有关".

土壤修复遭遇尴尬

除了采矿或冶炼工厂排污外,当地的"本底污染"也是土壤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

"该地区农田重金属含量偏高主要是其本底值含量较高导致"仁化县相关部门向提供的一份《董塘镇土壤重金属情况及项目整治进展》中提到,董塘镇处于大型铅锌矿成矿带,土壤重金属本底含量较高该地区农田中有少量黄铁矿或黄铁铅锌矿裸露地表,在长期雨水的冲刷和氧化作用下,重金属铅、锌、汞、镉、砷容易析出,导致农田重金属含量偏高

"土壤修复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程"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认为,污染土壤修复很难立竿见影,需要充分的技术、资金支持,以及长时间的实验和探索

杜绝污染源是治理的第一步近年来,大宝山矿区先后修建了7个拦泥坝和一个污水处理厂,试图从源头上控制矿区污水排放

粤北土壤污染问题引起了相关机构的重视从2005年起,来自华南农业大学、中山大学、广东生态环境和土壤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开始进入一些污染地区的村庄开展研究,寻求土壤修复、降低农作物重金属含量的办法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卢维盛的团队将上坝村土壤样本带回广州实验室,试图找出导致水稻重金属超标的因子

"上坝村的耕地长期受到矿水的污染,土壤中不仅含有镉、铁、铜等重金属,还富含硫"卢维盛告诉,他们检测发现,上坝村水稻出现的镉超标,主要是因为土壤中镉的活性太强他建议,可以通过稻田淹水,让土壤中的硫和镉形成硫化镉而沉淀,进而让水稻中的镉含量达到或接近标准水平,"因此,我们建议农民种水稻时不要排水晒田"陈能场带领的团队正在探索"一边修复土壤边、一边进行农业生产"的技术目前,他们采取的是生物修复技术,一是通过土壤调理剂、低重金属吸收品种的组合,进行土地修复;修复后的土地能生产安全的早稻米,供农户食用二是利用长香谷等水稻,配合施肥等,将重金属从土壤中吸出;种植的水稻不供人畜食用

生物修复也被应用于佛冈县水头镇矿区周边3000亩被污染的土地2013年,该地区采用东南景天与玉米套种的方式治理污染有媒体报道,该方法由华南农业大学于2008年试验成功不过,令人难堪的是,虽然东南景天具有较强的重金属吸收能力,但由于其经济价值不高,农民很少种植

生物谷药业
金振口服液生产商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