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九六章 鼬踪

发布时间:2019-09-16 16:36:12 编辑:笔名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一九六章 鼬踪

自来也烦不过鸣人的纠缠,带着他一起出了。

少了他们两人,木叶显得更加的沉寂,似乎所有的生机都被两人带走了一般。

三代站在窗前,看着落地玻璃外的木叶,跟他一样显得暮气沉沉,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但是河马寒宇已经很鲜明的表达了他意思,要圈住他的人,或许并不难,但要圈住他的心,让他站在木叶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却不容易。

纲手是个很好的选择,在没有多余的障碍后,纲手的回归,不仅能最大限度的恢复村民的信心,还能将河马寒宇牢牢地绑在木叶的战车上。

就连河马寒宇也想不到,三代居然会这么早提出退位,并一如原著中那样,将纲手推上了火影的位置。

“三代大人――”棋木朔茂敲门进来,他很清楚三代找他有什么事,只是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那颗火热的木叶忍者之心。不被河马寒宇所原谅,使得他连做忍者的自信心都失去了。整个人如同苍老了十多数,又回复到以前那般沉默到近乎影子般的存在,佝偻的背影,显得孤单而萧索。

本来有很多话要说的三代,看到棋木朔茂这消沉的神态,将话都噎了回去,叹道:“都这么多年,难道还这么看不开,放不下吗?”

棋木朔茂混沌的双眼抹过一缕光亮,似乎被三代触动了以下,“三代大人不也是看不开,放不下吗?”

三代没吱声,带着棋木朔茂走出了办公室,在一边的休弦里坐下,不大的房间,只放着几张椅子,房间的墙壁上,悬挂着木叶历代火影的照片。初代的,二代的,四代的,就是没有他自己的。

三代在正对着照片的椅子前坐下,凝视着照片,似乎在缅怀照片中的人,沉默了许久才指着照片间那块空着的位置,道:“我希望,当自己的照片和他们排放在一起时,自己不会觉得惭愧。”

三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深深地刺入了棋木朔茂的心里,为了木叶,多少前辈英烈血染他乡,魂落野地,他的父母,棋木一族的诸多前辈们,他以前的老师,以前的同学,以前的同伴,能够活下来,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棋木朔茂低着头,眼中有愧疚,有挣扎,有犹豫,有懊恼,一时间,各种纷繁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进脑海中,让他恐惧,让他战栗,让他不安。

不幸的童年时代,充斥着估与寂寞;血染的少年时代,沉浸在仇恨与厮杀中;杀戮的青年时代,因为强大而脆弱。

回忆充满了痛苦和不堪,将他修养了二十年,才埋进心底的陈年旧事又都挖了出来,重新面对血淋淋的自己。面对这样的自己是需要勇气的,三代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将棋木朔茂拖进了怎样的泥沼。

阿斯玛陪着红,在河边散步,两人偶尔会聊两句,但都尽量避免着去提河马寒宇的名字。不过,当剔出了河马寒宇的名字后,两人之间居然连找个聊天的话题都变得那么的困难。

抬眼望去,阿斯玛突然挺住了脚步,警惕的将红挡在了身后,脸色一沉,想远处渐渐走进的两人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嗯?”迎面而来的两人停住了脚步,“遇到熟人呢?”其中一人向他的同旁问道。

黑底红云的长袍,如果河马寒宇和波风水门在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

“阿斯玛――”红皱着眉头,拨开阿斯玛,她不喜欢那种时刻被人保护的感觉。

“嗯――”一个年轻而好听的声音答道,只是低沉的头被帽子给挡住,一时也看不出他的真实面目,“算是比较熟的人吧!”

“你是?”红觉得前面两个人中的一个有些熟悉,只是半天记不起来。

“好久不见了,红前辈,或许应该称呼您师母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掀开了盖在头上的帽子,出了他略显苍白的年轻的脸庞。

“啊――”,红惊呼一声,意外地看着来人,“你是鼬。”那熟悉的写轮眼,在木叶已经不多见了,而且还是那么特别的写轮眼。只是几年未见,鼬看起来成熟了很多,只是身体越的淡薄了,真让人担心会不会被风吹到。

“你就是宇智波鼬?”阿斯玛对鼬并不熟悉,很难相像,这样一个单薄的少年,居然能够将那么强大的宇智波一族给毁灭,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简单的事情,可老头子从来没有对他提起过,而他也没有主动去问。毕竟,他没有想过,他会和这个木叶的级通缉犯会有什么交集,而且还是在木叶的本部。

“喂,鼬,这个家伙又是谁?”跟鼬一起来的,当然就是干柿鬼鲛了,比起许多年前,干柿鬼鲛倒是一点也没有变,长得还是那么有特色,在木叶,还真的找不出像他这样让人一见难忘的经典人物。

“嗯――,没什么印象。”鼬非常坦白的回答,不过他的回答就有些伤人了。

看到鼬,阿斯玛立即就紧张了起来,他也没敢轻视鼬身边的干柿鬼鲛,努力在脑海中收缩着他的信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雾忍?你是雾忍七刀众哪一位?”虽然没有记起来人,但干柿鬼鲛护额上的雾忍标志,和他背后出的长长的刀柄,都显示了他不同寻常的身份。

“鲛肌――干柿鬼鲛”,干柿鬼鲛严肃的答道,看似平淡的语气中,却隐藏着一分不易察觉的骄傲。

“也是个s级的通缉犯?”阿斯玛心中惊惧,这样的人物可不比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差多少,就凭他和红两人,只怕很难对付他们两人。

“你怎么会回来?”红对鼬到不似阿斯玛那般戒备,因为在印象中,鼬是个很不错的男孩,更重要的是河马寒宇对他的评价也很高,当然,她也并非一点戒备也没有,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的将戒备怪在脸上。

“嗯――,很久没有回来了,想来看看木叶怎么样了。”鼬这话说得有些言不由衷,也许是因为干柿鬼鲛在身边的原因吧!总觉得他似乎想传达什么信息,遗憾的是,红并没有能力解读。

阿斯玛满脸的疑惑,这个宇智波一族的天才人物不会真的是回来叙旧的吧!不过,他们毕竟是通缉犯,这么堂而皇之的让他们进木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虽然知道有些不自量力,但阿斯玛还是必须小小的警告一下两人:“如果是在平时,倒也欢迎两位来木叶来参观,不过,近期的木叶还是敏感了些,如果两位不想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中,最好还是早点离开吧!”

按说,面对木叶的通缉犯,作为木叶的忍者,阿斯玛应该第一个冲上去的,但此刻红就在身边,为了她的安危,总不能做出过于刺激对手的事情。

“呵呵,木叶还真是热情好客了,不过,我今天还真的想去看看令你念念不忘的木叶究竟有什么好的,再说了,我们今天的目的,总要看看那个鸣人长什么样子吧!”干柿鬼鲛朝鼬笑笑,他那笑容比哭还难看,估计都可以吓死人,对阿斯玛的好心提醒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听到两人提到鸣人的名字,红的眉头再次皱起,她没想到这两人出现在这里居然会和鸣人又关系,鸣人长这么大,可没出去过几次,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看着两人继续往前走,阿斯玛就没有退让的理由了,悄悄地将风道扣在手中,全神贯注的看着两人。

“阿斯玛”,红侧身跨开一步,遮住了阿斯玛的视线,提醒道:“不要看鼬的眼。”

同一时间,红也施展了幻术豆蔓寇杀,几道藤蔓朝鼬和干柿鬼鲛缠去。

“哼”,鼬轻哼一声,并没有将红的攻击放在眼里,很快就破去了红的攻击。

鼬从幻术中摆脱出来,干柿鬼鲛却在原地挣扎了起来,被豆蔓困住的他,此刻正一点一点往下沉,有种窒息的感觉,压抑着他。

“幻术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帮干柿鬼鲛揭开了幻术,对着红的身后叫道:“既然来了,就献身吧!何必这样躲躲藏藏的!”

红在鼬的攻击下,身体晃动了两下,整个人也有些脱力了,只是有些奇怪,鼬这是对谁讲话呢?

“你回来干什么???”一名暗部在红身后不远处出现,语气冰冷而不善。

“他是谁?”干柿鬼鲛看着对面的人,居然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见鬼了,这可是他第一次到木叶来,居然会觉得熟悉,太荒谬了。

“静姐姐,好久不见了。”鼬拨开垂在眼角的头,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很快隐去,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落寞了。

“宇智波家的?”看到静摘掉面具后,那娇俏的面容上,如同宝石一般镶嵌的一对眼睛,干柿鬼鲛惊诧的问道,没想到除了鼬的弟弟外,木叶居然还有活着的宇智波一族,而且看起来还有些实力。

“看来木叶还真是藏了不少高手嘛!”干柿鬼鲛有些兴奋的道,他仿佛听到了背后鲛肌的欢唱声。

腰酸背痛拔火罐有用么
宝宝营养不良有什么表现
小儿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肩颈背部酸痛怎么锻炼